=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只能讲物理了 (9000)

作者:阴天神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630SHU.

    总而言之,御衡道请人离开的理由非常不走心,甚至到了有些离谱的地步,但却令人没办法反驳。

    ——怎么了?人家宇宙神系想要建设一条宇宙高速公路,你是说祂们没能力还是没权利?亦或是挑出什么刺来反驳,说这里不适合建高速公路不成?

    至少一时半会,苏昼找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

    “……请吧。”

    微微向后撤退一步,苏昼没有继续拦在天使械神身前。

    他冷眼旁观,看见对方松了口气后,便转过身,继续招呼其他神祇与星兽工作。

    御衡道显然是相当有经验的,无论是神祇还是星兽,都训练有素,在漫天时空波动中,数目众多的舰船与械神出现,开始了紧张的建设筹备工作。

    祂们一路跃迁而来,很快就在周围的数个行星系中建设了相关据点。

    是的,不仅仅是瑞木星所在的星系,周边数千个行星系和恒星,都是这一次星天大祭的祭品,甚至只是第一阶段——一个完整的星天大祭,需要将数以万计的恒星熄灭,转换成宇宙灵脉,化作永动星神还未缔造成功的部分躯体。

    苏昼当然知道这是对方计划的一部分,虽然卡斯塔拉罗支支吾吾地没有说出什么信息,但他也知道,这是御衡道激进派令宇宙意志苏醒,掌握力量的方法。

    但是,怎么阻止?

    苏昼侧过头,他的目光倾注在瑞木星上。

    这颗有着六十多亿人居住的行星上,有着许多学者,也有着许多修行者,他们当然也能看出来这一次行动的不同寻常——究竟是什么高速公路的修建,亦或是什么宇宙天灾,会出动如此多的神祇?哪怕是数万年前诸多神系之间的那场局部战争,御衡道都没有出动这么多的星兽和神祇。

    但是,令苏昼和雅拉颇为失望的是,没有人表达质疑。

    没有,哪怕是,任何一个人,对御衡道神祇下达的指令,表达出哪怕是一点点不满亦或是怀疑。

    即便是要背井离乡,前往其他世界。

    即便是要离开故土,搬迁去其他星球。

    即便是一点通知,一点预告都没有,一小时前下达的指令,一小时后就要立刻完成,就是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也没有哪怕是一个人,对诸神的指令表达怀疑。

    苏昼的意志贯穿整个星球,他可以一瞬间浏览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网络讯息,而新修会的相关网络更是如此。

    他能知晓,瑞木星上的众生是如何思考的。

    ——诸神是为我们好的。

    ——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反正哪里不都是生活。

    ——瑞木星这么珍贵,到时候肯定会有神祇过来搬迁走吧,不过是临时去一下避难所而已。

    ——哎,错过午饭时间了,这次飞船上的伙食是什么呢……

    基本上,所有人的想法,都是类似于这样零碎的思考。

    至于不听诸神的指令,诸神可能对他们不利这种想法,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至于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因为自创世之界十天神系诞生后的无数年来,都没有哪怕是任何一个神系会对自己的子民出手,作出危及他们安全的事情。

    从未有过先例。

    有了这份坚信的基础,自然十天神系无论推行什么政策,要作出什么改革,都是轻而易举,无人会表达质疑。

    就好比这一次。

    苏昼能够知晓,一些位高权重的学者和港口统治者心中也很清楚,无论是合道强者的战斗余波亦或是星际高速公路都是借口,御衡道的诸神别有用心,只是用一个理由,哄骗他们离开而已。

    但是这又如何?

    有些事情,的确是凡人不应该,也不可以知晓的,诸神愿意欺骗他们这件事本身,至少也证明了他们还有被欺骗的价值。

    不然的话,以十天神系的力量,还需要欺骗吗?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苏昼也没有办法。

    他的行动理由,源自于两点——一个是咒怨,一个是愿望。

    只要自己抵达的世界,世间还有恶人的存在,苏昼就会去将其消灭。

    而只要自己目之所及处,有人向他祈愿更好的未来,那么苏昼也会出手实现。

    这两点,便是构成了苏昼一切行动逻辑的基础。

    “可惜了,这地方就连许愿的人都没有。”

    行走在星空中,苏昼眺望远方的黑暗。

    在瑞木星域周边,已经有一批足以承载数十亿人的迁移飞船抵达,一个个环形的时空法阵正在批量展开,短短几分钟内,便有数以百计的庞大星舰来到了这片星域内侧。

    御衡道的星天大祭只需要恒星,而恒星之外的一切,包括所有生命以及行星都会留在原地,成为宇宙中的星尘,而倘若是一些非常珍贵的星球,就会由诸神带走。

    譬如说瑞木星就是如此,这颗星球将会由稍后抵达的一位御衡道造物机神亲手带走,放置于星之笼中,然后选择一颗合适的恒星进行再安置。

    而不用双眼去看,单单用灵力去感应,苏昼能感知到更加遥远的时空。

    在数千光年外,已经有一个行星系已经在进行星天大祭。

    漆黑黯淡,一片荒芜的星域中央,有漫天白色符文环绕着一颗淡蓝色的恒星旋转,仿佛一颗火球置身于朦胧的白雾,显得静谧优雅。

    但很快,伴随着雾气骤然变得明亮,恒星中的浩荡能量开始无法维持自己庞大的形体,无数利剑一般的蓝白色光柱自星体的内部迸发而出,刺穿了恒星的表层,贯穿了迷雾,笔直地深入宇宙深处,就像是喷泉的喷流。

    然后,就在这浩荡磅礴,稳定无比的能量溢散过程中,一颗恒星就这样熄灭,它的所有能量都被一片片白雾状的符文集群吸纳,然后在运转的仪式中升华,开始深入世界,烙印进宇宙的根源之中。

    这颗恒星的能量,正在逐渐成为一种深入宇宙本质,全新的天道的一部分。

    “有点熟悉啊。”

    轻声自语,苏昼眯起眼睛,他并不是吹嘘,而是真的从这星天大祭中,感应到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很快,青年便从自己的记忆库中,提取出了与之类似的情报。

    ——是永劫天罚。

    自完美世界归来后,得到了般若之书的苏昼,在沉睡期间,曾经做过几个贯穿了诸多可能性与未来的梦。

    那诸多的梦中,便有一个名为‘永劫天罚’的宿命之梦。

    梦中,苏昼为了达成没有恶的世界,在遥远的未来统一了地球,成为了整个世界唯一的主宰者。

    但他并没有自命为神,亦或是成为什么独裁者——那个世界的苏昼,选择以身化道,将自己化作一种随同人类群族一齐扩散的‘宇宙秩序’,也即是‘天罚’。

    一直到最后的最后,当人类的群族充斥了整个宇宙时,天罚之理也超越了自己的极限,成就了一种贯穿了整个宇宙的全新‘真理’。

    那时的苏昼,还搞不清楚梦中自己的境界。

    但是现在来看,梦中世界的自己,在以身化道时,应该是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天尊巅峰。

    因为那个时候的地球,已经有了诸多新时代的仙神,故而作为诸多仙神中最强者的自己,应该被称呼为天帝。

    而在最后,遥远的时光尽头,成为全新真理的自己,应该是‘合道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突破宇宙的限制,将‘天罚之理’化作‘洪流’,侵染诸天万界。

    虽然花费了极其漫长的时光——同等时间下,苏昼比梦中世界的自己要强得多——但是这也的确是苏昼看见过的,最强大的自己的可能性。

    御衡道要做的,和梦中苏昼要做的类似,或者说,完全相反。

    梦中苏昼要做的,是将自己的道铭刻进入宇宙根源深处,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宇宙天道,然后以其为源头,扩散至其他宇宙。

    而御衡道要做的,是将宇宙的意志从根源中拉出,具现化为人。

    理解了这一点,苏昼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真的有哪怕是一点‘平衡’的正确在里面吗?”

    他轻声自语,带着不解:“虽然这些御衡道的神祇对谁态度都很好,无论是我还是瑞木星的子民恐怕在这点上都挑不出什么错……但是,祂们的行动,也太过独断专行,也从未想过自己失败的话,会对这片星空,对宇宙众生造成多大伤害。”

    “不考虑失败的结果——从一开始,就计划就一点也不平衡。”

    【的确】

    而大道树也发出了自己的点评,这位伟大存在的图腾漂浮在苏昼的身后,以苏昼的眼观察这些御衡道激进派的情况,祂有些疑惑道:【别的不说,祂们的确是已经完全丧失了‘平衡’的眷顾,只能算是习得了神通的‘眷族’,而不是履行正确的‘眷属’了】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祂们身上,会有一点我们的味道?】

    神木的话,颇为令人吃惊。

    苏昼也不禁侧过头,惊讶地看向大道树的图腾。

    而与此同时,世界树的图腾也一同浮现,祂认真地观察了一会后,微微点头道:【倘若说,之前苏昼你遇到的那些钢羽尊主,至多是没那么够味,那么现在这些举行星天大祭的械神,几乎有一个算一个,都可以被平衡开除眷属籍】

    【与之相对的,祂们的灵魂深处,仍然有着近乎于‘伟大存在眷顾’类似的东西,那是一种全新的神意,可以为祂们带来力量,至少其他宇宙神系看不出这点区别……等等,这味道,我们也曾经见过】

    又观察了一会,世界树笃定道:【这不就是源点之钥的味道吗?的确有我们的味道,但更多的是混杂在一起的‘正确’】

    “居然?”

    苏昼严肃了起来,他虽然对诸多伟大存在之间的气息感知非常敏锐,但也远没到伟大存在的地步。

    不过在双神木提出后,他也认真地感知了一下周边几位激进派械神的气息。

    甚至,还拿出了卡斯塔拉罗给予他的那份均衡神意,作为切实可靠对比。

    然后,青年便不得不承认,似乎事实的确如此。

    “的确,这种似是而非,仿佛蕴含了伟大存在力量,却又不是纯粹正确神意的气息……的确和源点之钥非常相似!”

    源点之钥,一段颇为漫长时光前,突然出现在创世之界中的神物。

    它究竟具备什么力量,十天神系的诸神都不知晓,不过根据目前的研究,以及苏昼身上三位伟大存在的分析来看,源点之钥代表的,应该是整个创世之界中,所有伟大存在力量的集合。

    换而言之,这是创世之界大道的一部分具象化,也是伟大封印的力量一部分。

    也只有这样的神物,才可以无条件地赋予周边的生命至高传承。

    而御衡道的诸神,早已失去伟大存在·平衡的眷顾……理论上来说,这虽然不会直接导致御衡道实力大降,但是祂们也会失去继续孕育出新神的潜力,更是难以使用各种特殊的神通术法。

    可实际上,祂们却一切如常。

    如今看来,是源点之钥,亦或是说,源点之钥背后的力量……整个创世之界的宇宙大道,宇宙意志本身,赐予了这些御衡道激进派的力量。

    “这不就是被宇宙意志洗脑了吗?”

    雅拉哈哈一笑,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祂趴在苏昼的头上,尾巴甩的都快要转圈了:“瞧瞧,以为宇宙意志塑造肉身为第一目标,以宇宙意志的利益为最高利益,一切都以宇宙意志为中心,根本不思考失败的可能性……”

    “虽然说,可能御衡道的这些械神还有着自我意识,但是当祂们失去了正确的瞬间,恐怕就被宇宙意志,以自己个体的‘正确’取代,不知不觉地成为了祂的傀儡吧。”

    “……这可能吗?”

    而苏昼却没办法和雅拉一样幸灾乐祸,他的目光沉重,青年严肃地环视着周边星域中纷飞的诸多御衡道械神,这些械神也都察觉到了苏昼的目光,以及他的实力,大多都谨慎地停顿了一下行动,确定苏昼没有什么恶意后,才继续自己的工作。

    没有什么古怪的,祂们都有各自的灵动思维和自我意志,没有半点被洗脑者的迟钝麻木。

    摇了摇头,苏昼有些难以置信:“宇宙意志,可以洗脑一整个神系?”

    “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那祂何须建造什么躯体,何须搞什么星天大祭,弄出‘永动星神’这种合道巅峰,几近于洪流的械神体……祂直接A过去,把十天神系全都秒了不就行了吗!”

    【不奇怪】

    对此,大道之树却是见怪不怪,祂微微摇头:【但凡是追逐正确的生命,而不是疯狂到自认为自己就是正确的生命,都会改变自己的思维,而只要会,就会给人可乘之机】

    【诸天万界,无尽宇宙,深渊侵蚀了多少神祇?冥海九天,佛山仙界,哪个没有将敌方的天神仙人吸收,变成自己一方的传说?】

    【别的不说,天魔坏道是负面的例子,而仙人抚顶,浪子回头又是正面的例子……只要有机会,有契机,宇宙意志这种天然就是大道显化的存在,想要向并非合道者灌输自己的正确,并不算多困难】

    【尤其是,祂们显然在过去犯了某个错误,给予了宇宙意志可乘之机,不然的话,想要洗脑一整个大宇宙神系,对于宇宙意志而言也是艰巨无比的任务】

    此刻,苏昼也回忆起了卡斯塔拉罗说的那句话——御衡道的合道强者,名为衡主的强者,此刻就深陷于宇宙根源。

    宇宙根源……无论怎么想,这个词汇都和宇宙意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宇宙意志无法侵蚀合道强者,却将其困在了自己的老巢,而与此同时,除却卡斯塔拉罗这一位尊主巅峰的合道神选外,其他的所有御衡道强者,都在一次探索宇宙根源的过程中沦陷了。

    一向保持中立的御衡道,孤立于十天神系之外,的确是宇宙意志最合适的下手目标。

    直至如今,其他的神系都没有察觉到不对,甚至觉得‘假如是御衡道,祂们的确干得出来这种事’。

    “看来,御衡道就是在探索宇宙根源,获得了不少收获时,也被宇宙意志侵蚀了吗……”

    低声自语,苏昼再次抬头看向周围的御衡道神祇时,目光就截然不同。

    如果说,御衡道还是原本的那些平衡眷属,苏昼觉得,会踏踏实实履行伟大存在之正确的诸神,再怎么样也不至于错到哪里去的话。

    那么现在,被宇宙意志暗中指引,缔造自己未来神躯的御衡道激进派,祂们会做怎样的错事,就是不可预估的了。

    别的不说,其他神系一心一意要阻止终焉灾变,保护自己的子民——原本青年觉得御衡道也是如此。

    但现在,苏昼觉得,被洗脑的御衡道只是一心一意地要将宇宙意志降世,祂们恐怕根本就没想过怎么解决终焉灾变。

    “我现在应该出手阻拦吗?雅拉?”

    询问着,苏昼没等雅拉回答,便笑着摇头,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当然应该。”

    “宇宙意志的目的,我暂且不清楚,但在终焉灾变结束之前,祂就是创世之界万物众生的敌人——阻止祂,绝对比让祂完成自己的计划要来的好。”

    “是啊。”而蛇灵也垂下眼眸,祂轻轻笑道:“只要你觉得,有更好的办法,可以给众生带来更好的未来,就大可以去阻止。”

    “因为这就是正确之间的战争——没有大义,没有善恶,没有对错。”

    “只有对自己正确的坚信。”

    ——只因为我比你更对。

    这就是战争的源头。

    苏昼自然是坚信自己的正确的。

    【那些械神只是被洗脑,还不至于把祂们都杀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世界树和大道树显然就是这方面的代表,双神木提醒苏昼道:【不管怎么说,御衡道显然都是对宇宙意志最了解的神系了,尽可能留活的,就当是询问情报】

    “当然,我可不喜欢滥杀无辜,没有咒怨,谁都不会死。”

    对此,苏昼欣然应允:“自然,只要有咒怨,那我也不会留下任何一位当杀的人。”

    话毕,下一瞬,他便踏步。

    瑞木星域。

    天使械神正在恒星周边指挥星兽排布阵列,这些由宇宙本身孕育而出的原始生命体强大无比,也没有什么智慧,有的只是纯粹的本能。

    在御衡道激进派这一系也算是宇宙意志直属的神祇操控下,星兽自然是顺从无比,依次进入了恒星大阵的每一个节点,然后那各式各样的奇特躯体就这样,在闪耀的雾气中分解,化作一道道蕴含有宇宙本质属性的大道符文,飘散于真空之中。

    【很好,就这样继续!符文填充率15…34…51…77…99%,填充完毕!进行下一步骤,展开环恒星能量疏导大阵!】

    这位有着四翼的械神是负责相关工程的领头指挥,现在正在引导整个星兽和械神队伍施工。

    祂虽然看上去冷静,但实际上心中却异常紧张,因为接下来的能量疏导大阵倘若一不小心出了差错,那就没办法将整个恒星的能量化道,融解为宇宙灵脉,进而成为‘永动星神’躯体的一部分——与此同时,失去平衡的恒星也会立刻爆炸,进入超新星态。

    祂可不是尊主,可顶不住这种级别的能量爆发,虽然不至于在超新星爆发中形神俱灭,但械神体铁定会被重创。

    械神体,就是每一位械神心中最好的自己,械神体受创,不谈实力上的严重损伤,对于自己的心态而言必然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普通械神几百年恐怕都好不了,基本会停滞相当长一段时间。

    好就好在,这一批进行星天大祭的械神每一位都经验丰富,一道道足以环绕恒星的庞大能量光带正在逐渐成型,足以将恒星能量抽离并且转换为灵脉的疏导大阵已经进入有序展开模式,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

    天使械神甚至忍不住长吁一口气。

    但是下一瞬,祂这口气刚刚吐到一半,就立刻被惊的倒吸了回来。

    因为,在瑞木星域的中央,瑞木母恒星的一处极点上,有一个人影骤然出现。

    那赫然是苏昼的身影、

    【这位尊神,您,您这是要做什么?!】

    天使械神此刻心被高高吊起,祂完全不知道苏昼的目的,也不清楚对方的来历,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敢于阻扰御衡道施工——但不管怎么说,当苏昼突破了外界超过三十重神力连锁法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恒星之上时,他就必定来者不善。

    不过,和天使械神想象的不一样,苏昼并没有直接作出什么极其带有敌意的举动。

    与之相反,他只是抬起手,对在场所有愣住的御衡道械神,说了一句话。

    “对不起。”

    青年如是道,他的语气诚恳:“此星与我有缘,合该归属于我。”

    “与其让诸位拆解化作星尘,不如让在下带走,点化成灵,岂不美哉?”

    【?】

    很显然,苏昼这一番话简直张狂到了极点,莫名其妙到了极点,哪怕是神祇,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搞明白苏昼究竟想要干什么。

    但是下一瞬,苏昼的动作,却令以天使械神为首的一众御衡道神祇神色突变,神祇面露惊恐之色。

    因为苏昼那只抬起的手中,凝聚出了无尽生命的灵光。

    灵性。

    地球,苏昼有一位好友汤缘,便持有一种神通,他可以灵化自己的躯体,穿梭于诸多封印,而被他触碰到的事物也会灵态化,死物甚至会因此而开灵觉醒,有了自己的灵魂,成为全新的灵化生命。

    这本质上,是汤缘的灵极其特殊,能够将自己的灵的特质传递给其他存在,而因为他的这种特性也能让他自己融于各式各样的环境中,不至于因外界的力量而毁灭。

    经过详细分析,汤缘的神通,并不仅限于灵化,他只要呆在深渊,就会自然而然具备深渊的力量,只要呆在仙界,就会沾染上界的氤氲仙光。

    这是‘道’的‘传递’——从他自己至万物,从万物至他。

    倘若修至极致,既可以是寂主一系的‘不灭魂’。

    也可以是神木一系的‘传道果’。

    苏昼和汤缘一起工作了这么久,在传授了汤缘不少修行法的同时,也详细研究过汤缘的相关神通——虽然说没有办法模仿地完全相似,但是苏昼大可以以自己在神木一系上的造诣作为补充,填补自己的‘点化’神通。

    就像是现在这样。

    恒星之上,苏昼行走于腾飞的日冕光晕之中,他高举右手,修长的五指间亮起的光辉甚至胜过了恒星的光辉,浓郁无比的生命气息简直就像是一只虚空巨兽将自己的一生都浓缩在了只手之中,只要流出一丝,便可以令山脉开灵,大陆觉醒,孕育出一只匍匐在星球之上的庞然巨妖,骇人猛兽。

    甚至,倘若再多一点,那么就算是催化出一颗活星球,孕育出近乎于瑟诺斯提亚人那样的奇迹群族都并非不可能!

    而苏昼手中持有的力量,何止是多一点?

    那可是有着伟大存在·双神木直接指点的大神通!

    “觉醒吧,星辰。”

    高举右手,然后覆手压下,苏昼此刻,简直就像是要将恒星的光辉遮蔽那般,宛如天地崩塌的可怖灵气狂潮,便携裹着苍茫磅礴的气息与无尽的生命灵气,轰入身下的这颗恒星。

    ……

    一时间,只是沉寂。

    但是在场的所有神祇,都默不作声,不敢惊语。

    然后,便是轰然巨响。

    嘭,嘭,嘭。

    一时间,稀薄的宇宙真空中,传来了足以震碎寻常修行者灵魂的巨大灵音。

    然后,便是光。

    恒星无比庞大,自我的质量重力也极其惊人,恒星核心处释放出的光,倘若想要抵达外层,需要数百万,乃至于千万年的时光。

    但是现在,在青年力量的催动下,整个恒星的内部,产生了极其惊人的变化——随着蕴含着种种生命所需的信息被灌注其中,各式各样天然的模块构造被输入,被塑造,星辰自我的力量被调动起来,然后便是活化,凝聚,以及最后的……

    诞生,灵魂。

    【——锵!!!!】

    伴随着一声颇为生涩的神鸟高鸣之声响彻宇宙,核聚变的力量被有意识地控制,星体内部几近于无穷无尽地氦,氢与氧被化作碳与水,这些黑色的元素和液体并非是需要被抛弃的垃圾,它们在星光的暴涨中凝结为一道道单质的符文法箓,并以自己勾勒出了新生之灵的形状。

    能看见,原本球形的恒星外层,那些飘飞的金色恒星气体,开始凝结为一层层肉眼可见的坚固光辉羽翼,黑色的碳单质符箓与氢氧结合的不融冰一同,构成了那半透明羽翼内侧的‘骨骼’与‘皮肤’。

    这,便是‘土德’与‘水德’。

    而熊熊燃烧的烈焰光辉,自然就是‘火德’。

    至于那正在恒星内核中勃发的无穷生机,就像是种子发芽一般绽放的无限负熵,便毫无疑问是可以催生万物,孕育天地众生的‘木德’。

    最后的‘金德’,当然是在之前初步的核聚变反应中凝聚而出的些许‘星核’,也即是作为神鸟内丹的‘活性白矮星物质’!

    金木水火土,五德俱全!

    虽然并没有展开羽翼,也没有翱翔于宇宙,从外面来看无论怎么想都只是一颗带毛蛋,蛋壳都还没完全敲碎。

    但是毫无疑问,苏昼身下的这一颗恒星,已经是确凿无疑的至高神兽之一……

    神鸟·凤凰是也!

    “你瞧,我就说这颗恒星和我有缘吧?”

    盘膝坐在这颗恒星,亦或是说,初生的神鸟凤凰之上,苏昼的语气和善:“听说你们要建星际高速公路?没事,等会我就把它带走,不会妨碍你们继续施工的。”

    【你,你……】

    天使械神注视着这一切,祂浑身颤抖,目瞪口呆,心中除却震撼之外,还有许多想要说的。

    譬如说‘这球也算是凤凰?你逗谁呢?!’

    又譬如说‘这家伙究竟哪里来的,为什么非要过来破坏我们的星天大祭?!’

    还比如说‘为什么瑞木星上会有一位造物机神巅峰的强者,而且之前从未听说过?!’

    但无论是什么想要说的,直到最后,也化作了天使械神口中的一句话。

    这位御衡道激进派的神祇沉声道:【归根结底,你要与我们为敌,是吗?】

    即便是面对一位造物机神巅峰的强者,祂也没有丝毫惧色,半点也不恐惧。

    对此,苏昼也不生气,更不恼火,他只是摇摇头:“不。”

    “是你们想要与我,与众生为敌吗?”

    “降临宇宙意志一事,这种事情,不问我这位不请自来的旅行者也就罢了,你问过宇宙众生没有!”

    很可惜,苏昼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回答。

    他只能听见御衡道奏响了凄厉的迎敌警报。

    【敌袭!星天大祭受阻,急需支援!】

    【警告,敌方境界,造物巅峰!】

    短短地一瞬,剧烈地时空波动便互相在了瑞木星域周边,浩瀚至极的气息澎湃,于真空四溢,一道道环形的扭曲时空门浮现,恐怖至极地神祇气息正在接连不断地跨界而来。

    星天大祭是御衡道激进派最重要的计划,不容任何人阻拦。

    骚扰者,必处以无间大刑!

    “我好不容易不想动手,只想讲讲道理抬抬杠……”

    对此,环视星空,苏昼叹息着摇了摇头:“可惜,你们都不想啊。”

    青年的身后,浮现出了一片朦胧的虚影,这虚影庞大无比,相较于恒星都并不逊色,只是这虚影似乎并没有固定的形态,就像是泡泡一般不断地滚动变幻,难以定型。

    但是,却有青紫色的火焰在这虚影中燃烧,炽烈无比,仿佛能燃尽一切。

    苏昼伸出手,那庞大的虚影也仿佛伸出了自己躯体的一部分,光辉澎湃,宛如太阳陨落,遮蔽苍穹。

    然后,便决然地朝着身前星空,横扫而过!

    “那就,只能讲物理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