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八百七十七章 救急

作者:想见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绿衣少年雪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潮,刷的一下,又化作荒魅模样,他是万万不能在许易面前抛却架子的。

    他才变成荒魅,秋娃埋怨道,“胡子叔,你快走啦,小荒魅害羞了,等过些时间就好了。”

    荒魅欲哭无泪,却也懒得辩驳,他这几日的心路历程很复杂,初始,他对秋娃是各种高傲,说教,奈何,秋娃真将他当了不懂事的小灵精,不停地反说教。

    至此,荒魅便放弃了和秋娃的嘴仗,主要是,双方的认知差异巨大,多说无益。

    奈何,他又逃不走,打不过,秋娃让他陪着玩游戏,他也只能陪着,没想到玩着玩着,他自己先觉出意趣来,仿佛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相比起游戏里的乐子,他终日躲在许易星空戒里睡觉发呆,无疑实在是太枯燥了。

    最重要一点,荒魅的确吸收了大量的记忆,而见多识广,但心智绝不是看出便能提升的,若类比成人,他顶多算是一个早熟的少年,但终归还有少年心性。

    秋娃这一激发,他便本性流露了。

    和秋娃接触的久了,他真的挺喜欢这个心思纯净如水的人参娃娃,他不止一次感叹:为何这天下最脏的人,会和这天下最干净的人凑到一处。

    许易在远处打望了片刻,便想回洞府继续修炼。

    忽地?如意珠传来了动静儿?催开禁制,却是易冰薇的声音。

    仔细算来?上次和易冰薇见面?还是半年前,在余都使的晴雨小筑?聚会的由头是小陶的生日,许易送上不菲的礼物?众人聚饮?尽欢而归。

    当时,小陶便闹着说什么时候来他的空虚道场玩玩,许易答应了,并且还做了准备?采买了不少宴会用品?结果,余都使闭关了。

    如此,空虚岛的聚会就耽搁了下来。

    “你最好去晴雨小筑一趟,小陶给我传消息,挺急的?但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我怀疑是小鱼儿遇着什么事儿了。”

    易冰薇的声音很急,许易一想起她那张和宣冷艳一般无二的美艳面庞?便忍不住心中一片火热。

    “知道了,我现在过去?要不要接你一起。”

    许易料定易冰薇必定会赶过去。

    易冰薇道?“我暂时走不开?你先过去,一定要保护好小鱼儿,若小鱼儿有个三长两短,我,我……再也不见你。”

    许易感觉这话怪怪的,正待答应,只听那边传来两声短促的呼吸后,啪的切断了联系。

    许易倒不觉得余都使会有什么危险,一者余都使是南天庭从七品仙官,二者余都使背后的宇文泰是正五品的仙官,又在刑司这样的重权衙门,有他作保,余都使必定性命无忧。

    不过,易冰薇说得这么严重,他当然要过去探个究竟。

    “出去玩喽,小家伙,你去不去。”许易招呼一声,蹭地一下,秋娃跳进他怀里。

    空虚岛虽好,秋娃早就逛遍了,玩腻了,早想出去看看了。

    这些年,她的小日子并不好过,一直东躲西藏,如今回到许易身边,她不再担惊受怕,自然想四处瞧瞧看看。

    而荒魅却不愿出去凑热闹,因为出去了,他反而要回到星空戒了,他在星空戒待烦了,反倒这天高海阔的空虚岛,更合他心意。

    再说,他手中的积木还未搭建完毕,正来了兴致,如何肯中途放下。

    荒魅不去,许易也落得清静。当下,他便带了秋娃朝晴雨小筑赶去。秋娃玩得太疯,半道上嫌冷,先躲星空戒去了,不多时,竟在星空戒中沉沉睡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许易赶到了晴雨小筑,出乎意料,晴雨小筑竟然门禁森严。

    一个遮天大阵径直将晴雨小筑包裹在内,两队甲士巡视四方,许易来往晴雨小筑多次,何曾见过这等阵势,再联系易冰薇的示警,他立时意识到情况不妙。

    当即,他出示了令牌,“本官乃是此间主人的知交好友,今日造访,还请通报。”

    见得仙官正六品的仙官令牌,领头的卫将吃了一惊,赶忙行礼,礼毕,不卑不亢道,“上仙容禀,今日,此地乃是私宴,我家副使大人严令,无有请柬,一律挡驾,下吏也无权通报。上仙还是自己联系我家副使大人,冒犯之处,敬请见谅。”

    许易眼神微眯,越发觉得这里面的事儿太奇怪。副使大人,必定是指宇文泰了,他是刑司的副司使。

    既然是宇文泰在此宴客,没道理小陶要向易冰薇示警,他打听过,宇文泰对余都使极为亲近,有他在,余都使能有什么危险

    想不明白,但他还是相信小陶,这丫头虽俏皮,但不至于胡闹到这份上。

    所以,这晴雨小筑,他是非进不可,他和宇文泰没有往来,托关系怕也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好在他和宇文泰的公子宇文拓关系不错。

    当下,他取出如意珠,催开禁制,只说了一句,“半盏茶的时间不来,就公布影像。”

    几乎他才将如意珠收起,和他关系不错的宇文拓的身影便才阵中冲了出来,再见许易,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想要喝叱,又不敢。

    如今两人身份已彻底逆转,他还是那个正七品的二代,许易已位列正六品。

    论修为,他更是望尘莫及,眼前这家伙已经有了号称“三千年来第一人”的匪号,灵鳌岛一战,空虚老魔的名头更是不胫而走。

    眼见着许易这般扶摇直上,宇文拓本来炽烈的复仇心思渐渐就淡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时至如今,他连仰望许易都费劲,再谈复仇,未免太不现实。

    好在许易也没紧盯着他不放,忙着升官修行去了,他这几年的日子过得不错。尤其是在许易处受了那场重大打击后,他行事低调了很多。

    如今,许易毫无征兆找上门来,他实在惶恐不已。

    待许易说完要求,宇文拓长舒了口气,“我当是多大的事儿,下面的人狗眼看人低,许兄何必拿我出气。”说着,宇文拓挥退了卫将,将许易领入阵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