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善缘

作者:打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边华服男子脸上浮现出烦躁的神情,看也不看,有些恼火的吩咐道。

    旁边的仆役听命,顺手便拿来一块不知道干什么的破烂麻布,团成一团,就要硬塞进女孩的嘴巴里。

    “住手!”陈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这几人跟前,开口制止。

    “这位小兄弟,别多管闲事,好心若是惹上麻烦,可就坏事了!”华服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陈楚,见他衣着普通,面容年轻,淡淡的说道。

    陈楚根本就没有理会这华服男子,而是看向了那中年汉子。

    “你遭遇了何事,可以告诉我。”陈楚认真询问道。

    “我乃是城外金川乡山阳里人,名字叫衷,每日担负一些货物进沁水城中贩卖为生。”

    “两个月之前,我父突发恶疾,病重卧床不起,为了医治家中老父,便向吕大人借了些金钱请大夫购置药物,约定三月之后按期归还。”

    “结果本来距离约定的日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今天吕大人却要我归还,我自然是归还不起,便让我以小女抵偿欠款,我自然是不愿,接下来便是公子所看见的事情了。”衷面带愁容,眼角含泪,缓缓的说道。

    “你的名字叫衷无姓”陈楚问道。

    “小人家境世代贫寒,没有姓氏。”衷说道。

    陈楚轻轻点了点头,他入俗世收集功德时日已久,因此很清楚,在这大地之上,生活在最底层从来都没有翻身过的凡人百姓们,有很多都是没有姓,只有名,比如他前几天就帮助过一个叫做桑的人,就是直接以家门前的桑树为名的。

    “那你这次进城也是为了贩卖货物”陈楚又问。

    “是的,不过这次的货物都已经被吕大人拿走了,他说不够,这才紧接着想要小女的。”衷指了指身后地方放着的一副空空的扁担。

    “你那担货物能值多少钱,我能收下,以免你再劳累担走,已经很是不错了。”被称作吕大人的华服男子,其名字叫做吕祥,不屑的说道。

    “所以你这是承认衷所说之言,并且的确准备强行抢走人家女儿了”陈楚淡淡问道。

    “哼,那钱是我的,我现在想收回,他给不出,我自然要以价值相同之物来换!”吕祥说道,看起来底气很足的样子。

    “胡言乱语!”

    “既然如此,又承诺三月之期又当做何事,是你毁约在先,又强抢人孩子!”

    “我最厌恶的事情,你一人便独占其二,实在是过分至极!”陈楚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冷冷说道

    吕祥见陈楚这样子,明显是真的准备插手此事,冷冷挥了挥手。

    身边除了怀抱女孩的那个仆役,其余的几人全部都是向陈楚扑了上去。

    这几人也就是身形强壮了许多罢了,都是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陈楚动都没动,只是微微抬眼,这几人便仿佛无形的巴掌扇中,凄惨倒飞了出去。

    “原来是修士!”吕祥下意识的身形一缩,但随后就马上镇定了下来。

    “我堂兄乃是东南道塔之中的弟子,已经有结丹修为,你这是在找死!”吕祥咬紧了牙关,紧紧盯着吕祥说道。

    “东南道塔”陈楚下意识的看向了东南的方向的那座高耸入云的高塔,不屑的笑了一声。

    “你堂兄叫什么”陈楚淡淡问道。

    “吕兴!”

    吕洋还以为陈楚怕了,顿时心生底气说道。

    “你既然说得如此顺畅,看来这吕兴也帮你不少,那便是助纣为虐,亦不能轻饶!”

    陈楚轻轻摇了摇头,一边说着,随手一挥之间,一道青光骤然飞起,在空中画出了一条清晰的路径,径直飞向了东南那座高塔之中,敛没不见。

    几乎是下一刻,数道长虹便从那高塔之中飞出,径直向着这边飞来。

    这些长虹之中,充满了强大的气息,让周围的人们纷纷侧目。

    落地之后,几个身影显现出来,都是身穿青色道袍。

    其中为首的是一名老者,在他身上青色道袍的背上,有一个清晰的高塔标志。身后有数人跟随,都是气势滔天,明显都是不凡之辈。

    这一众人站在这里,周围一大片范围内的人们都顿时感觉仿佛天空塌了。

    “陈公子,您这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那老者脸上带着无奈的苦笑,对陈楚说道。

    老者名为周远,是那东南方向上的高塔之主,在沁水城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强者。

    但他清楚陈楚的底细,相比起天涯宗的天骄陈楚来说,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份,他都与之差了不少,因此陈楚对他呼之即来。

    “周道友,我在这沁水城中已经有数年的时间,没想到此间竟然还有这等恶劣之事,实在是气愤不过,必须严惩!”陈楚简单的将那中年汉子所遭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然后摇头愤慨补充道。

    凡人数量众多,其中世间百态自然时常发生,又善就有恶。除了你,又有哪个修士会整日将精力放在这些凡俗之事上。

    周远没好气的在心里默默想着。

    “今日请周道友前来,还是想要查证一件事情,”陈楚又将吕祥堂兄的事情说了出来,让周远给他找出他手下名叫吕兴的弟子。

    “吕兴何在!”陈楚的这个要求并不高,一个普通弟子而已,周远看向了身后跟着的几人。

    “吕师弟应该是在海边罢,他这几天常常待在那里。”一名弟子站了出来,对着周远恭敬说道。

    “让他速速来此!”周远沉声说道。

    那人应诺,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

    这边吕祥已经呆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青年随手一挥,叫来的竟然是那东南道塔之主。

    他那堂兄,不过只是一名普通弟子,这那老者的差距,就像是他自己和这沁水城城主的差距一样大。

    那可是化神境的强大修士。

    更被提,这青年在那道塔之主的面前,一副颐气指使,随意吩咐的态度,而这位高高在上的塔主,对这青年却是恭恭敬敬,有求必应!

    城主也不敢这样指使道塔之主。

    以吕祥的层次,最多能想到的,便是城主了,而更高的范畴,则是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他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快速的消失。

    很快,之前离开的那名弟子便带领着一名黑脸男子回来了。

    此人就是吕祥的那位堂兄,结丹修为的吕兴了。

    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吕兴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塔主,弟子实在是不知道他会借着我的名头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我若是知道了,定然不会姑息!”吕兴急忙向着周远深深拜了下去,恭敬说道,话语之间,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陈公子,你看此事应当如何解决!”周远却看向了陈楚。

    “简单,先将这吕祥废掉,所有家财尽数散尽给老百姓!”陈楚明显是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不假思索的说道。

    同时他一手抬,吕祥身旁耳仆役手中抱着的小女孩自动脱离而出,落入了中年汉子的怀抱里,小女孩被吓得不轻,深深的缩在父亲的怀抱里,瘦小的身体明显的不停颤抖。

    “堂兄,我也没办法啊,是你说最少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天照宗的那些人才会回来,我才……”吕祥一见吕兴见势不妙,立刻抛下自己自己摆脱了个一干二净,又听到陈楚的话,眼中已经浮现出绝望之色,瞪大了眼睛,愤怒的叫道。

    但他还没有说完,那边吕兴眉头一皱,吕祥张大着嘴巴,却已经诡异的没有了声音。

    陈楚见状冷笑一声,轻轻抬手之间,一道莫名的强大力量骤然从天而降,将吕兴重重的压倒在了地上,动惮不得。

    吕祥身体剧烈颤抖一下,又重新能发出了声音。

    “你继续说!”陈楚示意了一下吕祥。

    吕祥深深的看了吕兴一眼,哀叹一声。

    半饷之后,在场人们终于是明白了此事的完整经过。

    原来在偶然的外出游历之中,吕兴机缘巧合,与天照宗的修士结识,那天照宗许了吕兴一些好处,让其为天照宗做事。

    而天照宗这一次派出了一队强者,从沁水城出海,据说是为了进去寻找一珍贵之物。

    吕兴虽然远远接触不到天照宗的高层,但在最下层,还是接触到了一些小的任务。

    他将天照宗在出海之前吩咐他照看保管的一批物资取了出来,吩咐吕祥四散借贷出去,三个月后天照宗之人回来前收回,通过加利,赚取收获。

    灵石等天材地宝之物,吕兴亲自接手,其余钱财等凡俗之物,吕祥来负责。

    这个时候衷的父亲病重,答应了极高的利润,便向借了一笔。

    吕祥其实也是太贪心了一点,衷所借到的数额,根本就比不上两人这一次经手总数的万分之一,但吕祥就是一分也不想错过,甚至想借机将衷的小女儿强行虏去。

    ……

    陈楚还是将吕祥给废了,他的后半生应该只能将躺着度过。

    而吕兴,虽然道塔没有明令禁止与天照宗之人打交道,但这沁水城毕竟是在天涯宗所掌控的范围之内。

    他被周远带回去之后,必然会遭到一顿不轻的责罚,未来在这道塔之中,也很难再立足了。

    不过周远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了那小女孩的身上。

    “这女孩筋骨不错,或许可以踏上修行之路。”周远盯着小女孩看了半饷,轻抚长长的胡须,带着微笑缓缓说道。

    对周远这些人,衷根本不知道具体的身份和份量,只是知道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不敢与周远对视,只是惶恐的低着头,将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

    这边陈楚见周远如此说,稍微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有关注过这一点,此时认真一打量,也是认同周远的观点。

    “虽然她身体很是虚弱,但只要稍加调理,便可恢复正常,到时候,具体不敢确定,但踏上修行之路,却是定然可以做到。”

    陈楚笑眯眯的说道,在解决了吕祥和吕兴兄弟之后,陈楚也在焦虑应该如何安置这很是不易的父女两人。

    现在既然这小女孩有修行的潜质,对他们来说,应该便是最好的结局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小女孩之前并没有修行的潜质。

    一切都要源于她在进城的路上,看见叶天之后,不知道是出于小孩的童心善意还是只是单纯看错当成了她自己的爷爷,主动叫了一声爷爷。

    然后叶天见其父女纯真善良,又生活得颇为不易,便虽有出手将父女两因为苦难生活所致的瘦弱身体,暗暗做了改造,让他们在未来会一直保持健康。

    叶天就算现在修为降至问道初期,他随手所送出的一个善缘,对于这些普通的凡人来说,那便是莫大的造化。

    或许也是这小女孩本来就命该如此,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有了修行的潜质。

    而且等到叶天未来修为恢复,跨越仙凡,达到曾经的巅峰,那么这一场造化的分量,还会随之相应的更重。

    甚至足以让这小女孩,在未来的修行道路之上,走的极为顺利……

    当然,那就只是后话了。

    此时的小女孩,头深深的埋在父亲的怀里,粗布衣裳下面的小小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让人看到都忍不住产生怜惜之意。

    “她现在七岁,已经可以正式开始修行,那便不如就正式入我道塔修行吧。”

    周远虽然看不出这一切来源于叶天,但他能隐隐看到,这小女孩身上蕴含着不凡的造化,越看越欣喜,苍老的眼睛里面,满是赞赏之意,已经恨不得马上将小女孩收入门下。

    陈楚也是赞同周远的意见,连连点头。

    只是中年汉子衷却有点听不懂眼前这位仙人的话。

    还有这个和善的青年,连仙人都要听他的话,那他一定是更厉害的仙人了。

    他虽然不明白周远和陈楚具体说的事情,但却隐隐看出来,他们是想要留下自己的女儿!

    那不是和之前那吕祥一样!

    吕祥自己都没有办法反抗,吕祥在这些仙人面前大气不敢喘任由发落,那自己岂不是更没有什么希望了。

    绝望的情绪在衷的心里渐渐充盈,他下意识将怀里的女儿抱得更紧,低着头,不敢再看,不敢再听。

    以此来希望这些仙人所说的恐怖事情,不会降临。

    这时,旁边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此事,还需要看衷和他女人自己的意愿,不可强求。”叶天缓缓的走上前来,轻轻说道。

    周远愣了一下,目光在叶天的身上一扫而过,只是在其那些狰狞的伤口上短暂停留了一瞬,便没有再理会。

    一个普通的凡人老头而已,当然不用管他说了什么。

    “老前辈说的有道理,应该如此!”

    但陈楚一看到叶天,却是顿时露出了恭敬的神色,急忙说道。

    陈楚的态度让刚刚将目光从叶天身上移开的周远又马上回去了。

    眼中闪过疑惑不解的神色。

    这陈楚乃是天涯宗的天骄,实力已经到了化神巅峰,在凡间历练,就算是他,也没有放在眼里过,反而是他需要指望着陈楚来借此讨好天涯宗。

    结果这陈楚竟然对这没什么修为无名老头如此恭敬,还称呼其位老前辈。

    难道此人是那天涯宗的高人

    一想到此,周远也急忙一改态度,向叶天认真行了一礼。

    高高在上的道塔之主被一个穿着凡人普通衣服,手里提着食盒,满身酒气冲天的青年颐气指使已经很怪异了。

    现在又将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主动行礼,看起来自然更加让人无法接受。

    听到叶天的声音,衷似乎觉得有些熟悉,轻轻抬头之后,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当然还记得叶天,顿时一怔,身体僵硬住了。

    叶天对那周远轻轻点点头,转过来与衷目光对视,露出了一个微笑。

    或许是因为之前见过一面,或许是叶天与他家中的老父相像,总之,一看见叶天,衷连番受到认知之外惊吓的心,终于稍微安定了一些。

    “老人家……”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叶天走到了衷的近前,轻轻问道。

    叶天的声音之中有一种温暖安定的气息波动,在这声音之下,小女孩受到惊吓微微颤抖久久不能平复的身体顿时安稳了下来。

    她伸出了缩在父亲怀里的脑袋,抬头向叶天看来。

    小女孩眼睛红肿,脸上有着明显的泪痕和泪珠,下意识的抽噎着,小小的嘴巴抿的紧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叶天。

    “她的……阿母叫雪,所以换做小雪,没有大名。”衷恭敬的说道。

    “若是不介意的话,给她加个姓,叫向雪可好。”叶天前面听到这小女孩的母亲早就已经死去。

    衷稍微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还不快谢前辈赐名。”旁边的陈楚急忙说道。

    衷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急忙躬身就要向叶天磕头。

    一道轻柔的力量将他挡住。

    “帮了你的,只是你自己。”叶天淡淡的说道,一边轻轻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已经有了名字向雪的小女孩也没有反抗,只是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

    “这向雪今日受此刺激,她日后若是不愿修道,便不要勉强。若是愿意修道,你们可以派出一名弟子,至她家中教授,等到她和家人愿意之时,再让她离家进入道门即可。”

    叶天转过身去,对周远和陈楚缓缓说道。

    “善!”陈楚说道,旁边的周远也点头应是。

    将此事妥当,叶天便在陈楚的陪同之下离开了,那边周远则是挑选了一名觉得合适的女弟子,让其帮助衷和女儿向雪回家,并负责以后在向雪同意的情况,带领她修道。

    衷抱着女儿,一直看着叶天的背影缓缓消失,那名可以随意指示仙人的青年,恭敬的陪伴左右。

    衷这时候才意识到,那位自己曾经见其凄惨不易产生同情心理的老人,很可能其实是一位真正的,高居云端的大人物……

    ……

    “那天照宗在此地出海,为了何事”在离开了衷和周远等人之后,叶天便将此事放下,而是想起了之前那吕姓话语之中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

    “此事,要从渡仙门开启说起。”陈楚谈了口气,话语里充满了向往之意,很明显他也想进入那渡仙门中。

    但一是他自身的修为必然没有进入渡仙门的资格,二就是叶天知道,随着渡仙门里的射月车被抽走,那些所有的仙界碎片,都将会彻底崩溃,以后渡仙门也不会再出现了。

    “这海域星附近的可有紫境星”说到这里,叶天开口问道。

    “当然有,渡仙门就在紫境星附近的星空中出现,只是在这附近的一片星空中,我们海域星,应该算是距离那颗紫境星最远的一颗星辰。”

    “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海域星上,才到现在都没有紫境联盟下的势力,当然,不久的未来天照宗应该会是了。”

    这下叶天就会稍稍放心一些了。

    而且最开始叶天选择在来到这海域星,也是因为没有在附近看到紫境星。

    “渡仙门开启之后,天照宗得到了一艘渡仙舟,将其交予其宗门中的天骄安定坤。”

    “安定坤亦是现在海域星上风头最盛的天骄,修为问道巅峰,进入渡仙门中三天的时间,便走出了渡仙门,出来的时候,已经突破了问道。”

    “在他出来之后过了三天,其余的天骄们也都以突破问道的姿态出来,并且出现之后,渡仙门便消失了。”

    “他用的时间,比其余所有人,都是少了整整一半!”

    叶天微微沉吟。

    星空中所有的渡仙门应该是全部一起开启,这样下来,这安定坤应该和他差不多时间进入渡仙门,三天便走出,在渡仙门便是三年的时间。

    能用三年的时间便突破问道,这安定坤的天资,当然不用多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